草莓蛾子

想法太多,读书太少

【嘉南】永不分手

不严谨现背,一切都是我瞎编

 

无厘头小故事,最近重刷爱死机产生的脑洞

 

不要上升,注意避雷



  只要他想,他们就永远不会分手。




我的微博是@草莓拿铁加冰不加糖,或许人美心善的小可爱愿意来找我玩并且督促我写作业吗😳

一样的教育方法,可能打造出一个世俗眼中的成功模范,也可能将一个小孩的天赋摧残殆尽,只是后者的情形没人关心,我们不喜欢失败的例子,只想倾听教育神话。


猫的孩子不用读书,只需要好好地吃、安稳地睡。猫咪长大了,也没有人举办考试,给每一只猫测量PR值,检验它们的学习程度。所以,小圆妈可以这么温柔地疼爱一群和她没有血缘、不曾怀胎十月生下的小家伙。


茉莉把眼前所有人事收入眼底,偷偷希冀着,父亲待会儿就会走过来,对她说一句:好女儿,你也辛苦了。


只要父亲一句话,她就可以忘记过去七八年间,她拒绝的那些游玩邀请、被明玉没收的课外读物、被关在家里的寒暑假——当然,也包括她这七八年挨过的棍子。


只要父亲一句话,她的伤口会好的。


北一女。

台大医科的丈夫。

够了,她做得实在够多了。


“现在想起来,反而觉得有些悲哀,我丈夫对女儿的爱是有条件的。”


在公平与正义的天平面前,她们不再放下或拿走砝码,有些事情是压根不能拿来衡量的,比如孩子。


有时候,我会想,是不是世界上没有别人,只剩下我们两个,我才能好好爱她?


我看见一个在女儿、妻子、母亲与媳妇各个角色中,反复取舍比例的女人。


妈妈也会把自己买鞋子的发票丢掉,免得被爸爸发现,可是妈妈却可以不管我的心情,直接看我的手机,这不是很矛盾吗?


“老师,我真的不知道,我不知道什么是对的,什么才是为我好。”


我不能没有ADHD


爱的反面不是恨,是漠不关心


“是啊,我问我妈:‘你为什么要逼我做选择?我不是你的儿子吗?叔叔只是个外人啊。’我妈转头,没有看我。她说:‘其实……当初生下你不是我的意思。’那一刻,我懂了,我什么都懂了,我是我妈的累赘,只要我不乖,她随时随地可以甩掉我。”


我们总认为,怀胎十月,母爱的给予不仅理所当然,且会永久地持续下去。但在陈小乖的人生中,母爱分了岔,给了妹妹,给了叔叔,给了叔叔的两个小孩。


父母是一种太孤单的职业了,一旦他们的情绪找到出口,便会继续开发这条道路。


不要以为小孩子是没有恶意的生物。

在这个社会上,有一派人主张:“小孩本性善良,会做错事一定是受到外界不良因素的诱导。”

抱持这种观点的人,一定没有认真品味过童年。小孩子是一种充满恶意的生物,必须随着年岁渐增,受到礼教的规训之后,才会学习收敛,或者懂得包装自己的恶意。


小孩子最恐惧的事情,很好懂的,那就是:跟别人不一样。


对于自己“原来很怕死”,我感到极度羞耻。

无法以割腕来明志的我,在大哭之后,只能懦弱地苟活下去了……


家长们最常误解的一件事情是:小孩是他们生活的全部,但对老师而言,小孩没有那么重要。对大部分的老师而言,教育学生是工作的一个环节,过程中所衍生的师生情谊是附加价值,有了要知足,没有也别谩骂,师生情谊从来不是教育的元素,坏的先例也不是没有。


父母在管教小孩时,有一个很简单的出发点:不希望小孩重蹈自己的覆辙。


母亲两极化的反应,让我成了一个非常好胜、得失心很重的人;此外,为了和喜怒无常的母亲相处,我变得很敏感、很擅长察言观色。这些人格特质的好坏,长大后很难分说,但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孩童而言,我觉得太沉重了。


母亲想用他人的例子来激励我。

然而,在当时的我听来,这些话语都在讲同一件事:我不够好。


顺从从来不是母亲最渴望的亲子关系,但一旦我们表现出顺从的姿态,她的表情会很和悦,我和妹妹也能避掉抗拒所带来的冗长的唠叨。长期演变下来,顺从成了我和妹妹最明智的选择。


父亲最常告诫我们姐妹的,绝不是什么做人的大道理,而是“我出门工作了,要乖,听你妈的话,别惹她生气”。


和好不久,母亲又故态复萌,只要我稍微冷落她的情绪,她就会吐出伤人的话语。“你真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人。”“祈祷你的友人没有发觉你的本性。”“没有我的栽培,你觉得凭你自己的实力,有办法考出这么优异的成绩吗?”


我跟父亲没两样,为了安抚母亲的情绪,情愿牺牲妹妹的权益。我常拜托妹妹识相一点,少花点时间在外表,多花些心力念书,尽早把排名拉到好看的数字,好让母亲开心一些。

另外一个更糟糕的心态是,我很庆幸妈妈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妹妹身上,让我能喘口气,多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。

这场不欢而散的庆功宴,令我对于家庭的无力感更深了。


她很寂寞,她希望我们多重视、多亲近她一些。


母亲忘掉了她也是个妻子、是个同事、是社会上的一员,甚至是她身为“自己”的身份,她太执着于扮演好“母亲”这个角色,在这个关系中,跟她对话的演员只有我和妹妹。只要我和妹妹的反馈稍微不符合母亲的期待,她的情绪就会低落,然后把这份失望转移到我们身上,我和妹妹的日子好坏完全取决于她个人的阴晴悲喜。


怀抱着仇恨是很累人的,尤其对方是生你的人,这一切将更加磨人。


他们真的相信在生活中安插进一两个“优良读书习惯”后,小孩的成绩就能突飞猛进吗?在实施这些方法时,他们考虑过这个小孩的个性、天赋吗?最重要的是,他们把小孩的主张纳入考量了吗?


真正打击到小孩的,是成绩本身,还是家长们看待小孩成绩的评价与目光?


母亲很不乐见虎妈的教育风格,她想成为开明的父母,给小孩子发言的机会,注重孩子的情绪。这是她的说法。我长大一点后也发现了,母亲是给了我们发言的机会,但纳入参考的概率很低;她重视我们的情绪,但更要求我们重视她的情绪。


把小孩好的、坏的打包成一团,再归因于“父母的管教”,不仅忽略了其个人特质,也忘了把他所处的环境纳入考量。一样的教育方法,可能打造出一个世俗眼中的成功模范,也可能将一个小孩的天赋摧残殆尽。只是这些小孩的故事没人关心,人们不喜欢失败的例子,只想倾听教育神话。


与母亲相处时,我还是会下意识地全身僵硬,戒慎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,猜测她之后可能要说的话,并且在心里做好防范。我很少回家,一旦站在家门口,就需要花一段时间克制掉头离去的冲动。在她面前,我永远是个自卑、生怕无法取悦她的小女孩。


有没有一个可能,是我们的社会把“亲”与“子”绑得太紧了?

在怪兽家长的背后,不过是站着一个胆怯的、害怕犯错的人啊。


“童年已经很短了,只有笨蛋才急着快跳。”


在“她是老师,我是学生”的架构之下,她跨越了这条界线,化作学生,化作我,理解我的出发点,又回去站在老师的立场上,允许了我的决定。许多老师认为此举是降低格调,我倒觉得这样的举动升华了教育的本质


他们鼓励小孩读书,不鼓励读书以外的事项。造成的后果是:小孩读书的时候想着玩,是以书读得七零八落,等到该玩的时候,又想起未完成的作业、未备妥的考试,玩起来又充满罪恶感。


我们常说,父母对小孩的爱是与生俱来的,我不这样认为,至少在茉莉的例子上,我清楚地看见一个母亲,一步一步地学习爱自己的女儿。


“家长可以给意见,提供给小孩你的观点,与小孩讨论,但是,做出最终决定的人最好是小孩,这不是理想,更不是溺爱或纵容,而是一种事实,这是他的人生,他得学会肩负起做决定后所产生的责任。相反地,你若执意替他做决定,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溺爱,因为他始终学不会如何掌理自己的人生。今日发生车祸,我们绝对先找握方向盘的人而不是车主。这是他的人生,你却紧握着方向盘,日后出事了,他会说:‘找我父母吧,你不该找我。”


事情的最初,我们要的只是孩子健康、快乐,最后我们的期待却无限制地扩张开来,于是伤害就无可避免,我们也失去了凝视孩子的初衷,曾经在某个时刻,我们光是触摸小孩柔软的掌心就满足不已。

“穷忙族”问题本已突显出了辛劳而无回报的社会现实,而她这一语又让我们大家强烈感到,这种现象已经发展成了与人的性命息息相关的问题。


这些人原本过着极为寻常的生活,却一点一点地与社会失去关联,开始独自生活,最终孤独地逝去。


“不想给别人添麻烦”象征着“关联”是何等脆弱我们希望日本是个“自己一个人也能安心生活的社会,自己一个人也能安然迎接死亡的社会”。


新的死法——“无缘死”


以前的那种骨肉情好像越来越淡薄,越来越不起作用了。


即使是我们,如果人生道路走错一步,生活中出了某种问题,说不定都会成为独居老人而悄然死去的。绝不是仅有某个特定群体的人才会孤独老死,他们也曾有过像样的一生,或许也曾有过孩子,或许也曾把孩子培养成人,或许自己出生时也曾让爹妈喜出望外。他们都有各自走过的人生,怎么能仅仅因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被孤立了,就让他们的下场如此不堪呢?


在当今的时代,“亲属”已无法像往昔那样值得期待了。


85%在六十五岁以上。独居的起因中最多的是“配偶死亡”,占56%;接下来是“子女独立”,占20.8%;占第三位的是“未婚”,为15.2%;“离婚”的占8%。


当问到有没有平日互相联系的亲属时,回答“完全没有”的占12.8%,70%的人回答“孩子”,其他的人也回答“兄弟姐妹”或“亲戚”。但对于是否打算将来与家属共同生活的问题,回答“是”的只占4%,87%的人回答“不是”。关于不共同生活的原因,最多的是“不想给别人添麻烦”。不少人虽然列举了“孩子家里房间小”、“孩子家经济很拮据”的具体难处,但大都又认为,即便没有这些难处,跟有了自己家庭的儿女共同生活,双方肯定也都会感到精神疲惫的。所以必须长期保持健康,靠自己生活下去。


更为明显的特征是,他们总会怀有一种不知该如何度过这一天的不安。大部分人会诉说对于健康的担忧,诸如怕生病,怕自己不能自理等等。


这些老人们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,他们忍耐着孤寂,独自生活着。难道还要从他们那里再夺走什么吗?


一、便于独立生活的城市基础设施日趋完备(诸如便利店的普及等);二、收入不稳定的非正规雇佣更为广泛;三、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,到了某个年龄必须结婚的社会规范正在弱化;四、女性经济实力上升,不结婚也能够生活的人增加了。


“与别人失去关联,就像是一种活着的孤独死。没有一个人关心你,你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,这样的话,不管活着还是死了,不都是一样的吗?这与自己这个人已经消失了不是没什么不同吗?所以我觉得,确认与别人有没有关联,就是在确认自己是否存在。”


三年多的日记里,几乎每天都写着:“对不起女儿”、“我想回故乡去”。


从咨询内容里,暴露出这些老人不习惯城市生活以及在生活中感到孤独的问题。而且他们大部分人会独自闷在家里,有病的则出现病情恶化的势态。感到孤立的不单是这些做父母的,把老人接来身边的子女们也孤立无援,无处倾诉自己的烦恼。


在生活中,比起家庭更注重公司和工作的人比比皆是。

如今他们正大批迎来退休。一旦失去与公司的关联,他们便会暴露出与世隔绝的孤独面目。


“我迷上推特以后,感觉日常生活变得眼花缭乱起来。读书、玩游戏的消遣也好像减少了。要是不发发帖子,心都静不下来。我是不是得了推特依赖症?”

“只有推特是我现在的朋友。”


话虽这么说,但如果要问那种结婚生子的‘普通的幸福’是否唾手可得,答案又是否定的。我倒觉得,连这种‘普通的幸福’都无法得到,现今不正是这样的社会吗?


太正视现实会睡不着觉


“在现实社会里,考虑到人际关系,心里话是不会说的。推特上的我才是真正的我。”

从这个年轻群体的彼此对话里,可以听到他们的心灵呐喊。他们仿佛在喊着:“希望有人听我说,希望有人注意我!”


或许正是这些日常生活中不足为怪的微小“关联”,在支撑着人们的笑脸。


“我真心希望这些人理解的是:你不是一个人。这也是我们想传达给大家的理念。你可以建立某种‘关联’,靠着这种‘关联’,你真的就能得到一生的朋友。最终你在经济上也能获得自立,现在也许你是在过着隐居似的生活,但只要你能建立强大的‘关联’,从各种意义上来说,隐居心态也是能够克服的。”


这就是说,人,绝不是仅靠自己生存着的。


这就是说,人,只有意识到自己在“关联”中的存在与角色,才能够生存下去。


在采访中,曾有人质问道:“独自生活,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问得我们窘于回答。其实,独自生活既不可怕,也不可恶,因为现在已经到了独自生活理所当然的时代。





【潇南】初恋这件小事

全文8000+

 

校园pa

 

周震南第一视角




        你也曾有过一段初恋吗?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@竹枝如漠 我的宝贝生日快乐呀!!!新的一岁要开开心心!!


既然你微博被盗了那就在老福特这边艾特你叭!

“那时我十八岁,还什么都不懂。那一刻我以为我会因为爱她而死。”

太会写了,这他妈的才叫接吻啊


这个景也太美了,倒回去来来回回看n了次。

夜色、灯光、水面、貌合神离的男女。

太会拍了。